俄罗斯北约军事对抗缘何升级

2017-01-17 18:48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方明

  近期,北约在立陶宛、波兰等俄周边国家接连举行多场联合军事演习,规模较往年大幅提升,向俄展示对抗决心的意图不言而喻。俄罗斯针锋相对,大幅增强在加里宁格勒、俄乌边境和克里米亚地区的军力部署,以演习对抗演习,反制北约的军事挑衅。俄北军事对抗不断升级的背后,历史与现实原因交织。

  美俄结构性矛盾仍是决定因素。北约作为冷战的遗留产物,其本身是美国为遏制前苏联而设计建立的。北约从1996年起开始强力“东扩”,其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孤立俄罗斯,使俄失去再度崛起的战略依托。而北约的东扩,特别是科索沃战争及随后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发生的“颜色革命”,也让俄认识到西方并不希望俄罗斯再度强大,逐渐放弃了冷战刚结束时对西方不切实际的幻想。当前,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变化,俄罗斯在“硬汉”普京带领下强势回归,在俄格战争、乌克兰危机、叙利亚战争中果断出手,对美在欧洲和中东的领导地位构成了实际挑战。美俄两国的战略对立,导致美国更加重视北约这一工具,以武力向俄罗斯施压,力求坐稳自己在欧洲和中东的老大地位。

  北约东扩产生“后遗症”。2017年是北约正式东扩20周年。20年来,北约启动了4轮扩员。其中,第一轮扩员主要涉及东欧地区;第二轮扩员在吸纳东欧国家的同时,将战线转移到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第三轮扩员旨在吸纳巴尔干地区国家;第四轮则在吸纳巴尔干地区国家的同时,将重点瞄准了独联体。一次又一次扩员,北约在逐步挤压俄战略空间的同时,其成员国成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波兰、波罗的海三国等大量与俄罗斯有历史宿怨的“新欧洲”国家加入,使得北约对俄罗斯的强势作为,尤其是军力发展表现出强烈警惕和敌意。俄格战争和克里米亚危机后,这些国家对俄罗斯的恐惧感不断上升。值得注意的是,传统中立国芬兰和瑞典也开始积极寻求北约保护。如果任由“恐俄”情绪蔓延,冷战后推倒的“柏林墙”可能将在东欧腹地重现。

  欧盟与北约共同应对生存危机。英国脱欧公投、欧洲主张脱欧的右翼民粹党派兴起,使得欧洲遭遇前所未有的“再国家化”浪潮,欧盟面临的生存危机日益严峻。在债务风险增长、经济复苏乏力背景下,欧洲国家能否成功应对俄罗斯等传统安全威胁以及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双重冲击,成为检验欧洲一体化的试金石。与此同时,北约自冷战结束后开始的转型也困难重重,联盟内部组织日益松散,金融危机后甚至出现了“去军事化”趋势。于是,对付俄罗斯成为欧盟与北约两大组织的共同选择——既可以让欧洲国家找到团结的理由和必要,也为北约成员国树起了共同对手,有利于实现北约军事力量与欧盟民事力量优势互补,共同应对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