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出战斗力?探寻手游在军营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7-05-30 07:12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王雪振 冯毅 黄智臻 张耀文 吴胜国 等

曾几何时,年轻官兵都体验过“断网如断氧”的痛楚,使用手机“躲猫猫”也是管理者和官兵之间的“软对抗”。在智能手机使用受限制的过去,手机游戏(后文简称手游)是年轻官兵的奢望。

2015年7月,《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的出台,放宽了智能手机使用的限制,打通了互联网进军营的“最后一公里”。互联网上各种新鲜事物随之进入军营,手游就是其中之一。

手游,这个在兴起之初让人谈之色变的新事物,触碰到直线加方块的军营,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近期,笔者走进陆军基层部队,探寻手游在军营的正确打开方式。请关注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带来的报道:

从手游高手到武装越障达人

杨露:“我想在训练场上赢得荣耀”

■王雪振 冯毅

提溜着武装部发放的军用携行包,杨露磨磨蹭蹭回了家。

杨爸爸大声说:“天天上网打游戏,以后还有啥出息?好好当兵,好好锻炼!”

“打游戏到底有啥错?到了部队我还会打。”杨露不服,针锋相对地说。

“啪嗒”一声,是鸡毛掸子落地的声音……

来新疆当兵快2年了,与父母对抗的场景时常浮现在战士杨露的脑海里。

自从高一迷上网络游戏后,杨露就与父母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打游戏与反对打游戏之间你来我往。

一切似乎都合了杨露父母的心意。刚到新兵营那阵儿,入伍训练排得满满当当,杨露确实没有玩游戏的机会和时间。但他“未雨绸缪”,偷偷购买了智能手机和流量卡,试图打破父母的“如意算盘”。

机会终于来了。

随着部队相关政策规定颁布,智能手机在军营放开使用。每到周末休息时间,杨露就像碰到水的鱼一样,一下子钻进游戏的世界,与战友交流越来越少。

虽然对杨露痴迷手游的行为,新兵骨干一直很恼火。但无论怎么教育,他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不但不反省,还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己只是利用业余时间打游戏,不违规不犯法,谁也不要干涉谁。

新兵下连后,杨露一度让指导员王奎苦恼不已:“连队本来就有几个手游‘达人’,再加一个,该咋办?”

为了引导杨露等手游爱好者,王奎下了不少功夫。他搞过兴趣小组、组织过球类比赛等等,可应者寥寥。即使杨露这些人参加了,也是兴致寡然。他们呆呆木木地坐在板凳上,气得王奎都想骂人。

更让王奎意外的是,自己周末连吹3次紧急集合哨的事儿,还被人告了,理由竟然是侵占官兵正常休息时间。看到首长信箱里那些措辞严厉的告状信,这个有着多年带兵经验的指导员,一时间也找不到好的办法。

苦恼的不仅仅是王奎自己,还有整个团队。

去年新兵下连,团里发起党员和新兵“一对一帮扶”活动,可在推进过程中遇到了阻碍:新兵聊游戏老兵插不上嘴,老兵聊工作新兵不吭声,新兵与老兵在工作中齐心协力,生活中却“泾渭分明”。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奎才转变了思路。

去年5月的一个周末,三班一起玩手游,上等兵刘庆园总是犯一些低级错误。王奎觉得奇怪,找他一聊,果然有事:刘庆园和女朋友闹了别扭。

一番开导,小刘心头的疙瘩解开了。王奎也开始认识到,战士的兴奋点就是共鸣点,关注点就是工作切入点。

他决定改变策略、因势利导,在连队尝试开展了“新兵教老兵玩手游、老兵帮新兵强素质”群众性趣味活动。列兵杨露被特意安排与连队的四级军士长卲卫峰结对子。

没想到,杨露的转变就此开始了。互帮互教中,杨露发现,邵班长对于游戏的兴趣不大,每次杨露想教他如何打鬼、唤神兽时,邵班长总是象征性地看几下,就拿起专业技能书籍认真研究。

看在眼里,触在心头。回想邵班长在传授专业技能时的信手拈来,再看看自己除了游戏什么都干不好的现实,本想借机露两手的杨露一下子脸红到了脖子根。

互帮互教,让他看到了与老班长的差距,更明白了父母、连队干部骨干长期以来的良苦用心。

那一刻,杨露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很傻,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游戏上不值。

在那之后,一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训练时,杨露破天荒地请求邵卫峰指导他练习辅助强化项目:负重深蹲60次、变速跑1公里……

杨露顺势拜邵卫峰为师,从基本的体能开始,扎扎实实地回归一个兵应有的姿态。

年初,杨露的大脚拇指被意外砸伤,但他依旧报名参加了团队大比武,并取得了武装越障100米项目第六名的好成绩。虽然没有摘金夺银,但能够带伤参赛,对于连队官兵而言,杨露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

如今,杨露这名昔日游戏“大咖”,在线上的“活跃度”降低了很多。问及因由,他平静地说:“相比于游戏里的王者,我更想成为军营里的‘王者’,去训练场上赢得自己的荣耀。”

杨露说这些的时候,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他嘴角流露的微笑,瞬间变得很灿烂……